黑龙江体彩11选五的玩法
瓊州會館:京都里的海南文脈
2020-08-29 10:12 來源: 海南日報 編輯: 莫中圓 【字體:   打印


北京瓊州會館遺址(今宣武區陜西巷17號-21號)。

■ 吳辰

獨在異鄉為異客,對大多數中國人來說,心中都會有永遠揮之不去的鄉愁,離開故鄉越遠、越久,鄉愁就會越醇厚、越濃烈。所謂“逢人漸覺鄉音異,卻恨鶯聲似故山”,漂泊在外,總是故鄉音最親切,總是故鄉人最關情。鄉愁對于今天的人來說可能意味著一個電話,或者一張機票,但是對于古代人來說,可能就只能是山河入夢了,畢竟關山迢迢,故鄉一別,就要做好被“笑問客從何處來”的準備。

自古以來,海南士子對這種鄉愁可以說是深有體會,想要考取功名、出人頭地,就必須遠赴京師,此一去千山萬水,且不說金榜題名路上的困難,就單說鄉愁也夠他們喝上一壺的了,縱使是飽讀詩書、滿腹經綸,面對這個問題仍然是無法解答。

乾隆年間,吳典出任翰林院編修,身為海南人的吳典深知瓊籍士子背井離鄉的苦痛,便聯系瓊籍在京名流,共同籌資置地,興修瓊州會館,為此后百余年間往來海南與京師之間的羈旅之人提供了蔭蔽之所,也為身在京都的瓊籍人士找尋到了一個精神家園。從乾隆三十七年到民國初期,這間地處京師的瓊州會館里曾經居住過無數瓊籍旅人,這里成為他們事業和人生的中轉站,而經由瓊州會館走出的瓊籍士人又對自己的鄉親后輩多有提攜。百年間,瓊州會館承載著海南人的鄉愁,在他鄉維系著海南人的文化血脈。

京都會館匯:夢里不知身是客

如果你是一位生于明清兩代的讀書人,如果你有幸一路披荊斬棘得到了進京趕考的資格,那么,在來到京師之后,舉目無親的你有很大概率首先會來到宣武門以南的胡同里,找尋屬于自己的家鄉會館。

明朝永樂年間,科舉之風日盛,每逢大比之年,四方士子齊聚京師,一時間各大旅店飯莊人滿為患,經常是一鋪難求,遠道而來的考生們不但要認真備考,還要為住宿吃飯一類的雜事發愁,再加上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則對故鄉更加思念,這也大大影響了考生的發揮。鑒于此,一些先期進京的故里名士便思索著如何讓自己家鄉的考生們在進京備考時獲得最大的便利,他們集資在京師購置地產,并將其分為若干小間,專供進京趕考的家鄉學子在考試期間住宿,并名之曰“會館”。

到了清代,京城里已經匯聚了大大小小四百余家會館,而且住在其中的人也不僅僅是前來赴考的舉子了,有些人甚至在考取了功名之后也不愿意離開會館。畢竟官場險惡,俗務喧囂,惟故里鄉音能夠讓人稍感欣慰,會館的大門就像是通往故鄉的捷徑,門里是淳樸的鄉情,門外則是繁雜的俗務。

會館名稱可大可小,大則以粵東、酉西之類的區域命名,動輒包含數個州府,小則以瀏陽、常熟等具體的地縣為名,專門接納本縣同鄉。至于一地的會館大小、條件好壞、數量多少,則大多由此地在京做官行商的人數和情懷而決定。

由于海南能進京趕考的人數相對較少,在京為官經商的人數也不多,很長一段時間里,瓊州士子進京趕考都沒有一個固定的落腳點,只能寄居于旅館之中,衣食住行多有不便,這大大影響了海南學子在考場上的發揮。

京都瓊州會館:義舉解同鄉千愁

乾隆年間,瓊山名士吳典考中進士,在翰林院做編修,一路走來,吳典對海南士人在科考途中所受的苦深有感觸,為官后不久,他便積極聯系瓊籍在京人士,籌備修建瓊州會館。吳典的義舉很快就得到了響應,從此,海南學子進京趕考再也不必為食宿發愁,同時,瓊州會館也成為在京瓊籍人士經常聚會、商談的地方,瓊州與京師相隔萬里,而在這萬里之外,瓊州會館鄉情存焉,來此可一解思鄉之愁。

在家鄉瓊山讀書時,吳典就以好善樂施著名,他經常幫忙出資修橋補路,始終關心著家鄉的一草一木。在翰林院任編修之后,吳典對故鄉仍是充滿關注,由于自己也有過自瓊州千里迢迢進京趕考的經歷,吳典對海南學子在京沒有會館可以容身之事一直念念不忘,于是,他將心中所想告訴了同在北京生活的各界瓊籍人士,并很快得到了積極的響應。

吳典不出手則以,出手就是大手筆。為了興建瓊州會館,前前后后吳典等人總共投入費用共計金銀三千余兩。從乾隆三十七年瓊州會館投入使用開始,在長達十年的時間里,吳典等人一直在謀劃對其進行擴建,瓊州會館一開始面積就不小,院子三進三出,共有房屋十七間,而當吳典最后為瓊州會館立碑寫記的時候,瓊州會館已經坐擁大屋三十二間半,而且,吳典在《京都瓊州會館記》中寫到在現有規模的基礎上,他還為會館留下了繼續發展的空間,所購置的土地還足夠進一步擴建會館。這么大的會館足夠讓來京趕考的學子在此安居,同時,也為在京謀生的瓊籍人士提供了一個可以暢敘鄉愁的地方。


張岳崧。

張岳崧進京趕考:瓊州會館高匾迎探花

在《京都瓊州會館記》中,吳典對自己的這一善舉十分滿意,他回顧曾經沒有會館之前的趕考,稱“瓊州去京師九千余里,人士之至止者稀,以故他郡多有邸舍,而瓊獨闕焉。公車之上南宮,選人之赴吏部,往往寄寓全省行館,屋少人眾,或不能容,有力者僦屋以居,否則投諸逆旅,湫隘雜沓,要挾苛索,不可終日”。而這些狼狽,吳典大都親身經歷過,這也是為什么他能將此情景寫得如此生動的原因。

十年辛苦不尋常,在瓊州會館整體完工之后,看到“瓊人萬里而來者息肩投足,至若家居,鄉語喧嘩,往其為客”的情景,吳典不由感嘆:“夫以典官京師,闔一郡之力經營十余載,始有一區之屋以供鄉人偃息,不可不志,其緣起方今文明日盛,瓊之人交臂而至者日益眾,后之君子有能珍護其已然,充益其未然,無俾人謂吾瓊邸舍不他郡若也,則是舉固為嚆矢矣”。原來,吳典早就意識到瓊州會館的修建可不僅僅是為來京的瓊籍士子提供一個可供安息之所,更凝聚了一種精神、一種對家鄉強烈的自豪感。瓊州會館修建之后,海南士林精神為之一振,在吳典等故里先賢的精神感召下,更多瓊籍學子紛紛渡海而來,在文化界嶄露頭角。海南在科舉時代唯一的探花、海南四大才子之一的張岳崧當初進京趕考就是在這里居住,所以,在瓊州會館的大門上,高懸著寫有“探花”的匾額,這對后來居住在此的瓊籍學子們又是莫大的激勵和莫大的榮耀。

值得一提的是,曾參加《四庫全書》編修的吳典,一生除了《京都瓊州會館記》之外,幾乎再無詩文傳世,這對中國傳統文人來說算得上是特立獨行了。也許,吳典將自己的精力都用在了諸如修建瓊州會館等善舉之上,他用自己的行動書寫著一部傳世佳作。

可惜的是,隨著歲月的變遷,在現在的北京城中,那座門頭上高懸“探花”匾額的瓊州會館再也無跡可尋,僅剩下幾間房屋尚存于世?,F實中的瓊州會館雖然已為陳跡,但它承載著百年來的海南文脈,體現了海南人對故鄉的愛。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版權所有?海南省人民政府網  中文域名: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務
主辦:海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   協辦:海南省大數據管理局  
瓊ICP備05000041  政府網站標識碼:4600000001   瓊公網安備 46010802000004號